当前位置: 澳门葡京赌场 -> 震惊事件 ->

一汽老总钞票上睡觉

[2015-07-17]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徐建一治下的一汽集团,在一汽大众、一汽丰田等品牌热销情况下,仍被国内其他汽车公司赶超,从“老大”变成“老幺”。在这种背景下,徐建一被一汽人称为“躺在钞票上睡大觉”,不思进取。

一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建一

  在被中纪委带走的那一刻,不知道62岁的徐建一是否会想起父亲给予他“建一”这个名字的内在期望:建设一汽。徐建一这大半生,都像他的名字一样,与这家被称为“共和国长子”的央企联系在一起:从嗷嗷待哺到花甲之年,从一个技术员到企业的掌舵者,从人生辉煌的巅峰到身败名裂。

  2008年,徐建一成为一汽集团的掌舵者,其主要目标是带领一汽集团发展自主品牌和整体上市。7年后,徐建一落马之时,这两大目标都没有实现。他不仅未带领一汽集团开疆扩土,而且还未守住前辈们传承至其手中的“地位”,一汽集团从其接手时的国内汽车第二的位置,下滑到如今的第四位。不仅如此,他还未能守住自己的人生。

  3月15日,“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建一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出现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这条简讯给徐建一的一汽生涯画上了句号。

  已执掌一汽七年

  徐建一是继宋林之后,第二位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的副部级央企一把手。

  在没有守住一汽集团的“老大”地位的同时,一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建一也没有守住自己的人生。

  徐建一是继华润集团原董事长、党委书记宋林之后,第二位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的副部级央企一把手。

  成立于1953年7月的一汽集团,旗下有四家上市公司。一汽集团官网介绍,“至今,一汽集团累计产销各类汽车2400余万辆、实现利税5000多亿元”,形成了东北、华北、华南和西南四大基地,分布在哈尔滨、长春、吉林、北京、天津等十多个城市。

  在落马前,现年62岁的徐建一已经执掌这家公司长达7年之久,除了2003年至2007年短暂的主政吉林市,徐建一长达40年的职业生涯中,有36年是在一汽集团度过。

  在徐建一被调查的次日,一汽集团召开党委常委会和领导干部会议,表示“坚决拥护中央决定,坚定信心抓好发展”。

  会议由一汽集团总经理、董事、党委副书记许宪平主持。

  一汽集团官网领导人简介一览,已删去了徐建一的个人简介,并删除了董事长致辞信息。

  拒绝采访成为“最后”身影

  国资委主任、党委书记张毅奔赴一汽集团,称徐建一的问题,是个别人的问题。

  3月22日,继在中石油调研后,国资委主任、党委书记张毅奔赴一汽集团调研,并出席一汽集团领导干部会议。

  张毅在一汽集团的领导干部会议上,要求“一汽全面落实从严治党要求、加强反腐倡廉建设、保持干部职工队伍稳定、确保实现全年生产经营目标”。

  张毅表示,徐建一的问题,是个别人的问题。

  此前,一汽集团曾有多位高管涉嫌贪腐被调查甚至被判刑,仅2014年上半年,一汽集团就有24人因违纪遭处理。

  与宋林被查后傅育宁从招商局火速空降华润集团不同,虽然中组部干部五局副局长王刚也出席了会议,但国资委和中组部都没有就一汽集团新的董事长和党委书记人选作出明确安排。

  徐健一留给公众最后的身影是3月12日,拒绝记者就大众速腾召回事件的采访,徐建一当时表示不接受媒体采访,但强调“一汽对消费者是负责任的”。

  在刚结束的2015年全国“两会”上,徐健一曾表示,一汽集团将突出抓好转方式、调结构,做到量增质更优,更加突出企业改革、提高经营的科技化水平,通过改革更好地解决企业发展活力问题;更加突出从严治党要求,全力构建作风建设新常态,为新一轮吉林振兴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只是,令徐建一始料未及的是,“两会”闭幕后,其就失去了回归一汽集团的机会。

  从技术员干到集团一把手

  1953年,第一汽车制造厂在长春破土动工,徐佐人将刚出生的儿子取名“建一”。

  作为新中国汽车工业的起点,一汽集团一直有从内部提拔一把手的惯例,自小在“一汽大院”成长起来的徐建一,被称为“一汽的儿子”。

  一位曾与徐佐人共事过的退休干部郭某说,徐建一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从技术员干到集团一把手。

  徐建一的父亲徐佐人是一位老革命,曾长期担任地下党员。解放后,徐佐人任南京市公安局长。1953年,第一汽车制造厂在长春破土动工,作为建厂的创始人之一,徐佐人调任一汽任副厂长,并将刚出生的儿子取名“建一”。

  徐建一出生第二年,徐佐人就举家搬到长春,徐建一就在一汽集团大院里度过了其童年和少年时代。

  1970年,17岁的徐建一成为吉林农安县永安公社知青,并于1972年5月考取吉林工业大学汽车系。

  1975年12月毕业后,徐建一进入一汽集团,成为一汽研究所底盘设计科技术员—开启了其在一汽集团的职业生涯。

  徐建一的履历显示,其在一汽集团如鱼得水:从技术员做起,到1996年,43岁的徐建一已是一汽集团副总经理,并于1999年成为常务副总和党委常委。

  2003年,刚知天命的徐建一还兼任一汽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一汽轿车董事长。

  此后,徐建一调往吉林市从政,2007年底回归一汽集团后,徐建一担任董事长和党委书记,成为集团的掌舵者,官至副部级。

  纵观一汽集团的历史,其就有从内部提拔掌舵者的传统。

  徐建一的前任竺延风、前前任耿昭杰都是大学毕业后长期在一汽工作。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徐建一喜欢用“咱们家的”词语指代一汽集团。

  “根正苗红”的徐建一接班掌舵一汽集团,本可以实现其父“建一”的期望。

  接手一汽“烂摊子”

  徐建一接手时,一汽集团已经交出了我国汽车业“老大”的宝座,从“老大”变成了“老二”。

  2007年12月27日,离开一汽集团四年的徐建一重返集团,担任总经理和党委副书记,成为一汽集团新任掌门人。

  此前4年里,徐建一在吉林从政,先后担任吉林市市长、市委书记,吉林省省长助理、省委常委。

  在离开吉林市前,2007年3月,徐建一在吉林市纪委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曾强调:“要以更坚决、更有力的措施、更扎实的工作,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

  徐建一离开吉林市时,吉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王松鹤称:“中央根据工作需要,调徐建一同志到更重要的岗位工作,这表明,中央及省委对徐建一同志在吉林市的工作是充分肯定的。”

  当时有观点认为,徐建一的老一汽人身份,让他可以顺理成章地接管一汽,并能够服众。

  据了解,平日里,徐建一为人低调,没有架子。

  前文提到的退休干部郭某说,2007年,徐建一从吉林市委书记任上回一汽任总经理,他到下面的公司开会,对在座的干部们说:“老伙计们,我回来撑这个摊子,大家帮衬着点。”

  当时的徐建一确实需要老伙计们的帮衬。

  徐建一接手时,一汽集团已经交出了我国汽车业“老大”的宝座,排在上海汽车集团之后,位列第二。

  徐建一的任务,是重振一汽集团。但几年下来,一汽却在不停地滑落,徐建一提出的“先自主再上市”两大目标,最终都未能达到原定目标。

  巨资投入自主品牌“无效”

  从2008年到2012年,一汽累计投入研发费用223.4亿元,其中相当大的比例用于红旗品牌的研发。

  2015年3月25日,一汽红旗H7 1.8T车型正式上市,距离徐建一被带走调查刚好10天的时间。

  红旗H7是由徐建一一手推动的红旗复兴项目高端品牌,随着徐建一的落马,一汽集团对该系列采取低调应对的办法—不为红旗H7 1.8T的上市举行任何活动—这种做法在国内的汽车领域内较为少见。

  徐建一曾称,红旗轿车是一汽的魂,代表一个时代的精神。

  1981年,由于耗油量大、成本高、产量低,红旗轿车停产。

  徐建一执掌一汽集团后,从2008年开始,正式启动“红旗复兴”项目,力图把红旗品牌打造成中国自主品牌高端轿车的标杆。

  徐建一明确了短期目标—“三年两改观”:到2010年,总销售量要超过200万辆,力争自主销量超过100万辆;到2012年,总销售量要超过300万辆,力争自主销量超过150万辆,争取实现总销量和自主销量两个国内第一。

  据了解,从2008年到2012年,一汽累计投入研发费用223.4亿元,其中相当大的比例用于红旗品牌的研发。

  在2012年,中央出台公车采购相关规定,提出优先自主品牌汽车。当时一汽“红旗”一度被广泛看好,但最终一汽未能抓住这一机遇。

  2012年,一汽集团自主品牌乘用车销量为30.52万辆,同比下降24.6%,是当年中国四大国有汽车集团中自主品牌唯一销量同比下滑者。

  作为一汽自主品牌旗帜的红旗轿车,首款面向大众的车型红旗H7去年仅销售2708辆;曾经风靡一时的夏利,在被一汽并购后,连连亏损,被市场冠以“亏损王”之名。

  去年,中央巡视组针对一汽提出的巡视意见中提到,“自主发展滞后”。

  从“老大”变成“老幺”

  徐建一治下的一汽集团的业绩,在一汽大众、一汽丰田等品牌热销情况下,仍被上汽和东风赶超。

  自主品牌战略没有起色的同时,一汽集团产销量排名在过去的7年也节节败退。

  2007年,徐建一接手一汽集团时,一汽集团的销量刚被上汽集团超越,成为“老二”。

  2009年7月,一汽集团被东风汽车超越,沦落为“老三”。

  2015年1月,长安汽车销量首次超过一汽集团,且在2月将领先优势进一步扩大,一汽集团沦为第四—在中国四大国有汽车集团中排名最末。

  一些一汽人认为,性格温和的徐建一过于求稳,没有开拓进取的精神,不像他的前任竺延风及前前任耿昭杰。

  据了解,一汽集团下属的一汽大众、一汽轿车等合资公司被称为一汽的印钞机。大众系列品牌、一汽丰田、马自达等系列品牌在市场上热销,相关公司的职工长期一月双薪。集团领导也从一汽的厂长家属楼换到净月别墅区。

  在这种背景下,徐建一被一汽人称为“躺在钞票上睡大觉”,不思进取。

  徐建一治下的一汽集团,在一汽大众、一汽丰田等品牌热销情况下,仍被国内其他汽车公司赶超。

  整体上市七年未果

  一汽集团内部各子公司之间,合资和自主品牌之间存在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

  一汽集团是四大国有汽车企业中,唯一没有实现整体上市的。

  徐建一回归一汽集团时,一汽集团位列国资委圈定的30家整体上市央企名单。

  2008年“两会”期间,刚上任不久的徐建一表示:“要准确把握好上市的时机,建立融资与发展的资本平台,在发展中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

  此后,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消息就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

  2011年5月,国资委批复了一汽集团整体重组改制并上市的方案;次月,一汽股份公司成立,该公司的成立被认为是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重要一步。

  2012年4月,一汽股份完成对一汽夏利的收购。

  此后,一汽集团整体上市几乎再无进展。

  一汽集团一位高管此前曾表示,一汽集团内部各个子公司之间,合资品牌和自主品牌之间存在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主业与辅业剥离涉及巨大的人事利害冲突,这些关系的调整,都影响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

  公开资料显示,一汽现拥有全资子公司30家、控股子公司17家,员工超过12万。

  徐建一需要协调各方利益、处理好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后才能推动集团的整体上市。

  此外,一汽集团“不差钱”的经济状况,也让一汽集团缺乏上市的内在动力。有分析师称,一汽集团整体上市,更像是一个政治任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徐建一落马后,多家券商机构分析称,这将扫清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障碍。

  三年反腐迎来高潮

  2011年,审计署组织的“彻底、全面的摸底调查”,最终引发了一汽集团的反腐风暴。

  在筹备上市的过程中,2011年6月3日,审计署组织的一汽集团项目审计组,拉开了对一汽集团的“审计风暴”,这次意在上市前对一汽集团整体情况做一个“彻底、全面的摸底调查”,最终引发了一汽集团的反腐风暴,成为了徐建一此后过不去的坎。

  这次审计,拉开了此后一汽集团的“反腐风暴”。

  2012年6月1日,审计结果公布,揭开了一汽集团在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重大经济决策事项、工程项目建设管理、内部管理等方面存在的14个问题。

  随后,一汽集团多名高管被查或判刑。

  2014年10月29日,中央第十三巡视小组向一汽集团反馈专项巡视情况,组长朱保成称,一汽集团“党风廉政建设责任落实不够到位,执行‘三重一大’制度不力,顶风违纪问题时有发生,对2011年巡视发现问题整改不力,汽车销售、资源配置领域腐败问题多发”。

  朱保成还指出:“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人员的问题线索,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及有关部门处理。”

  一汽集团随后成立了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徐建一担任组长,对巡视组反馈的问题进行整改,确定了26项整改任务,先后召开15次党委常委会和扩大会议,研究部署整改任务。

  一汽集团在整改情况通报中称:“向司法机关移交了另外三件涉嫌违法的线索”、“正在制订中央巡视组反馈意见整改第二阶段(2015年)工作计划。”

  3月15日,随着徐建一被中纪委调查,这场持续3年的反腐调查达到高潮。

  徐建一这个一汽的“孩子”,给一汽留下了新的烂摊子。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澳门葡京赌场 沪ICP备17049515号-8

    友情链接: